胡泳:中国当下最缺的是社会共识

我们应该鼓励中国所有试图连接不同群体的努力,哪怕在这个过程中,某方的逻辑听上去达到荒诞不经的地步。原因无他,当下我们最缺的是社会的共识。如果大家都不肯承认桥接型资本的价值,那么等待中国的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这个社会的四分五裂。

宜黄官员为拆迁辩护的信件,叙述其上级的政绩观逻辑,引发网民激烈讨伐。这篇文章还对宜黄事件中记者的报道表达了不满,严辞抨击了互联网时代“笔杆子杀人”的厉害。这使他也成为媒体的标靶,就连《人民日报》都出来加以驳斥。凡此种种,决定了即使这位基层官员敢于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也会为当地官场所不喜,因为他把宜黄拖进了一个更大的舆论漩涡之中。

我倒是要为这位官员说点好话,因为他和此前争议甚大的伍皓一样,对中国社会目前极度欠缺的社会资本有所贡献。很多时候,舆论如果能够引发全社会更大范围的讨论,才会对政策的走向产生影响。

“社会资本”一词很有煽动力,一个原因在于它暗含着一种堪与金融资本相比拟的权力的增长。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说,资本是财富与资产的积蓄。社会资本即是任何大型群体中使成员之间互相支持的那些行为和准则的积蓄。对中国来说,其发展所需要的不仅仅是金融和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的丰裕同样是个必要条件。

当社会学家谈论社会资本时,常对团结型资本(bondingcapital)和桥接型资本(bridgingcapital)作区分。团结型资本是一个相对同质的群体内部联系与信任的加深;桥接型资本则是相对异质的群体之间联系的增多。要体会其中差别,可以试想有多少人你能够借钱给他而不问归还的时间。桥接型资本增加即表示你能借钱给他的人数增加;而团结型资本的增加则会使你借出更多的钱给原本同意相借的那些人。

有关团结型和桥接型资本的差异,一个非常好的示例就是美国前民主党候选人霍华德·迪安的总统竞选。迪安本来是互联网政治竞选史上的传奇。在2003年底,迪安所获资助最多,受到公众关注也最多。人们普遍认为他处于领先地位,以至到处都在谈论他竞选成功的必然性。然而迪安的竞选却失败了。它做到了许多成功的竞选都应成就的事情———得到媒体报道,成功募款,激发了民众,甚至令潜在的选民向竞选工作者和民意调查人确认,时间一到就会为迪安投票。然而选举的时间到来了,他们却没有这样做。迪安的竞选活动竟没有使他成为任何选民群体的第一选择。

迪安的竞选活动向他的支持者,尤其是年轻人,出色地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的活力与热情能够改变世界。这使迪安最热忱的支持者之间产生了团结型资本,他们从参与竞选中感受到价值,并且到最后参与变得比目标更为重要(对于一个需要赢取选票的行动,这可谓相当严重的弱点)。为迪安的竞选工作的愉悦来自你知道自己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竞选活动出色地运用了社会性工具将思想接近的人聚集到一起,这又进一步加强了上述体验。

然而一个活动可能走得太过了。在这里的“太过”就是当人们以为相信就够了,而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那些操办竞选的狂热的少数人和无动于衷却真正投票的多数人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别。迪安的竞选活动意外地发起一场关于有激情的少数人的运动,而不是致力于获取选票的行动。比较一下奥巴马的竞选,你就可以明白增强桥接型资本的意义。

团结型资本通常具有较强的排他性,而桥接型资本则包容性较好。前者通常发生在小群体内部,而后者发生在小群体之间。迪安的竞选活动在团结型资本方面做得非常之好———聚集起热忱的支持者,并募集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然而让人们为候选人投票却需要桥接型资本,即试图与富有魔力的小圈子之外的那些人交流。

用这两种资本的区分加以观照,我们可以说,假如我们看到在今日的中国,官与民两个群体的鸿沟日益加大,那么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即是桥接型资本的匮乏。其实,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影响存在于每个社会系统当中;技术并不能将我们从社会偏好或者偏见中解放出来。比如,出色的社会网络学者达纳·博伊 德 指 出 ,M y S p a ce和Facebook这两大社会关系网络的用户群,反映了美国阶级社会结构的分界。Facebook创建之始就是给大学生用的,因此当它向高中生打开虚拟之门,它仍是被表现为给那些要上大学的孩子使用,而用博伊德的话来说,M ySpace则始终是“那些因为是怪人、疯子或同性恋而在学校为群体所排斥的孩子”的家。即便是人们对于联络感情的普通偏好也能导致这般大规模的社会分隔。

所以,在构建社会性网络之时,一个富于挑战之处是在一个主要培养团结型资本的地方设计产生桥接型资本的可能性。桥接型资本是你可以联系到的人群的范围;团结型资本则是你的社会关系的深度。欲积聚强大的社会资本,广度与深度必须并举。

由此,我们应该鼓励中国所有试图连接不同群体的努力,哪怕在这个过程中,某方的逻辑听上去达到荒诞不经的地步。原因无他,当下我们最缺的是社会的共识。如果大家都不肯承认桥接型资本的价值,那么等待中国的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这个社会的四分五裂。

知名博客毛向辉说过:眼下最需要的是一张张圆桌,可以对话与谈判的圆桌。可喜的是,飞速发展的网络技术使得这样的圆桌有了现实的可能。宜黄这位网名为 “慧昌”的网友不仅建立了一个新博客,而且还投书财新网,此后该网友还在微博上将文章要点分段发出,很快微博也对其进行了实名认证。我们乐见更多这样的事情,甚至欢迎他为之叫屈的被免职的前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也出来坐在桌前。

胡泳 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