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我想就是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

习近平同志2003年11月接受央视《东方之子》栏目专访全文

2002年10月,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调往浙江,仍然出任省长。短短一个月后,习近平又成为浙江省省委书记。无论是当省长,还是当省委书记,习近平始终都以平常心从容面对。

张恒:从福建到浙江最开始是任命您当省长,有没有想到一个月以后,你就兼任书记了?

习近平:没想到。

张恒:一点都没想到?

习近平:一点都没想到。

张恒:那么当时你接到这样的一个任命的时候,什么心情呢?

习近平:一定要做好,绝不能做不好。因为我做不好的话,不是我个人的事情,这是对浙江4600万人民的事情。组织上给你这么重要的工作,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做好这个工作,但是我们确实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又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有人曾经这样概括过习近平的从政之路,从陕北农村大队支书作起,在河北正定正式起步,在福建政坛走向成熟,而在将知天命之年,他又来到浙江,踏上新的征途。无论到哪里工作,他总是要求自己先做一个学生,他到浙江以后,马上展开了系列调研。

张恒:你到任以后呢,一直沿袭了你在福建的作风,就是比较低调,而且从一开始,就进行调研,我想知道您都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样的调研呢?

习近平:到一个地方呢,就是先做学生。再一个就是吃透情况,不要盲人摸象,所以我来了以后,就是尽量地跑。

张恒:跑了多少地方?

习近平:我讲就是说当县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当地市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县市区。我来了以后这90个县市区,我现在才跑了69个。

张恒:9个月的时间已经跑了69个?

习近平:本来可以更快一点,但是现在要掌握一些节奏,反正一年肯定能跑下来了。

张恒:在调研过程中有没有让你特别难忘的事情?

习近平:在浙江来讲呢,我还是对这里的民营经济发展,还是赞叹不已的。浙江这个地方,靠老百姓的聪明智慧,民营经济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园地里奇葩,这里的各类专业市场成交额,在全国都是最多的,让我感觉到确实是这里的一个特色,也是这里的一个优势,我们要把握好它,弘扬它。

不到一年的时间,习近平的足迹遍布了浙江全省,为了更好地弘扬民营经济,他迅速确定了浙江发展的战略方向,提出了主动接轨长三角,打造生态浙江、文化浙江,发挥深海资源优势等八大举措。2003年3月21号,浙江省府路开出了一个长长的车队,行驶方向——上海、江苏,习近平以他一贯的谦和姿态,主动接轨上海、江苏,提出了一个“攀龙附凤”的说法,打造长三角经济一体化,以谋共同发展。

张恒:在今年的三月份,就在您的推动下,做出了一个非常引人瞩目的事情,就是主动和上海接轨,当时你带了多少人去?

习近平:我们也去了有上百人吧。

张恒:上百人,都是些什么人?

习近平:都是地市委书记,然后厅局委办,再加上有关的方面的一些同志。

张恒:这么庞大?

习近平:这已经是最大的队伍了,以后也不可能有超过这样的规模的出行了。目的就是说统一认识。不虚此行,人家形容三个地方,说上海飞跃太平洋,江苏它的这种底蕴是深如玄武湖,浙江的精神就是钱塘江上弄潮儿,就是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有机一体化构成,将是相得益彰的共同发展。而这个地方发展,对全国来讲,它又可以带动整个沿长江产业带。

张恒:您当时去之前是说,到上海和江苏是“攀龙附凤”去。

习近平:“攀龙附凤”。

张恒:那么浙江是什么呢?

习近平:比翼齐飞吧,应该说,浙江我们也不能妄自菲薄了,浙江也有我们的优势,也有我们的强项。但是我们在引进外资方面,跟它有差距,我们要学习借鉴。

张恒:去这两个地方,等于是开一个好头,后来怎么样能够真正地接上?

习近平:其实这些工作,一体化的工作,都是客观在形成着。那么通过政府的搭台,推动。过去就有这个机制,现在这个机制就更加高层,更加全方位,那么这几个月看下来呢,效果是显见的。

从1985到2002年,习近平在福建的17年间,历任厦门市副市长,宁德地委书记,福州市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长等职,有人说,他的17年已经和福建的发展密不可分。

张恒:其实您在福建呆得时间不短,整整十七年半。

习近平:十七年半。

张恒:心里舍得吗?

习近平:感情这种难以割舍是可想而知的,而且我觉得已经是不解之缘吧,肯定我一辈子都跟福建联系在一起。十七年半,也是我最好的年华啊,我是当时人们说是三十而立,我是32岁的生日是我在厦门当副市长履新的时候渡过的。就是那一天,厦门市领导说给你接风,你今天上任了。我说今天恰恰是我的生日。

张恒:在福建的这17年,你自己认为骄傲的业绩是什么?

习近平:王婆卖瓜,我很难说哪一个是我自己骄傲的业绩,因为每一个业绩,都是集体创作,没有说哪个是他个人的。而且一件事情的完成,它毕其功于一役,这一役它也是,甚至是若干年,甚至是若干届才能完成的。

外界评价习近平性情谦和,为人平易,但是做起事来却毫不含糊,甚至颇有铁腕风格。1988年,他任福建宁德地委书记期间,曾经清查干部违规私建住宅的问题,被他列入调查的干部多达2000多名。

张恒:您给大家留下了印象是为人很谦和,而且很平易近人,那么通常这种谦和、平易近人,这说明您的性格是温和的,那您有没有震怒的时候?

习近平:也有,这种震怒呢,我想它是两种情况了,一种真正是有感而发,不可自抑,怒发冲冠,自然地发了。另一种,有一种情况那可能还是理智的选择,这个时候,拍桌子是必要的,拍桌子比不拍桌子好。不拍不足以震慑,不拍不足以引起重视。

张恒:那你在宁德治吏,是不是算是一次理智的震怒?

习近平:也有这种成分,我在宁德主要是清房嘛。当时宁德的干部占地建房比较普遍,老百姓看到这些盖出来的房子,看得见的腐败,很有气。

张恒:涉及多少人?

习近平:几千人吧。

张恒:可是涉及这么多人,几千人,到底动还是不动,自己心里有没有掂量?

习近平:我就问当时的一个纪委副书记,我说你觉得老百姓意见大不大,群众意见大不大?大。是不是一个当前影响积极性最大的问题?他说是。我们将近 300万人该得罪,还是这二三千人该得罪?他说那当然是,宁肯得罪这二三千人。我说那咱们就干,要干就干成,义无反顾,开弓没有回头箭。

张恒:事后就是这些被处理的干部还恨你吗?

习近平:对我没意见,而且我走的时候,也还是难分难舍的。因为我觉得他们觉得我确实不是为了自己,我跟他们无怨无仇的,我就是来讲一个公道,我们干部不要去伤害人民的利益。

保障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习近平为官的一个准则,这种想法来自于家庭的耳濡目染。很多人都知道,习近平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他受父亲的影响很大,习近平从小接受的就是革命教育,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

张恒:那时候你们家庭的生活还是比较优越的是吧?

习近平:这么讲吧,就是衣食无忧,但是我父亲对我们的要求,使我们过得非常简朴。

张恒:怎么呢?

习近平:因为你像他一个月的工资是四百块钱,当时毛主席他们也就这个工资了,我们本身平常穿的衣服,且不说补丁落补丁,而且都要穿兄弟姐妹的衣服,哥哥的交给妹妹,妹妹的交给弟弟,我比较惨的就是上面有四个姐姐,只有一个哥哥。

张恒:那你穿你姐姐的衣服?

习近平:所以大部分穿姐姐的衣服。

张恒:花衣服?

习近平:花衣服,花鞋子,我绝对不干,但是也不得不穿。逢年过节了,我们也都去参加一些晚会,到人民大会堂,到天安门上面,工作人员说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破衣褴衫的?懂的就说这是习家的。那小时候受教育就是革命教育,逢年过节回家了,因为我们是住校,逢年过节回家了以后,先是一溜,子女站在墙根上,接受他的训话。

张恒:他怎么跟你们训话的?

习近平:也就是讲他自己怎么参加革命,你们今后一定也要革命,革命是怎么回事,一个我们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有的时候很想去玩一玩,很不耐烦,但是也不敢不听,这些东西也就潜移默化。

习近平的童年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渡过,而他的少年时代更与父亲的命运紧密相连。由于文革期间父亲被打倒,年仅16岁的习近平就被迫前往陕北插队。这是他在厦门时回到陕北拍摄的照片,那时他和这些朴实的老乡成为朋友,这段经历成为他永远难忘的记忆,也成为他最宝贵的一笔人生财富。

习近平:我几乎那一年365天没有歇着,除了生病。下雨刮风我在窑洞里跟他们铡草,晚上跟着看牲口,然后跟他们去放羊,什么活都干,因为我那个时候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我不换肩的。

张恒:后来你当了大队的支部书记?

习近平:而且据我了解可能是29000北京知识青年在延安,我是第一个当大队支部书记。

张恒:这种历练对你今天有什么影响?

习近平:看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看到人民群众的根本,真正理解了老百姓,了解了社会,这个是最根本的。很多实事求是的想法,都是从那个时候生根发芽的,以至于到现在每时每刻影响着我。

正是有了这种经历,之后的工作,习近平一直坚持走到群众中去,1975年上清华,1979年任当时国防部部长耿飙的秘书。三年以后,主动要求去河北正定工作,从那以后,他正式踏上从政之路。

张恒:从被迫下放当知青,到你自己主动地选择要到正定去,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习近平:有关系,就是从自在到自为了,我确实开始去我也不是共产党员嘛。那我从陕北出来,我已经是一个经过一些历练的共产党员了。过去讲信仰,好像是一种很虚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当时那一代青年成长履历就是红卫兵时代跟着激动,那是一种情绪,那是一种氛围;到了文化革命理想破灭,最后变得甚至是一种虚无的。最后在那种年龄段,以及在那种时代变成是一种叛逆性,或者说是一种批判主义色彩,最后看书呢,都是批判地看,看那个社会都是批判地看,其实自己呢,钻进去再走出来,最后感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共产主义理想是伟大的,一生要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这个理念它是从这么一个过程建立的,不是一个很一帆风顺的一个理想的成长的过程,它是一个坎坷的成长过程。但是我觉得被动到主动,但这个时候是扎扎实实的,真正是自己的,不会受别人的影响,在关键时刻是经得住考验的。

张恒:自从你到正定开始,你走上了从政之路,从这个时候开始,你和你父亲的这种交流是不是也很多,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

习近平:我跟他的共同语言更多了,我觉得在我这个一生中,对我帮助最大的是两种人,一种就是革命老前辈,一种就是我那个陕北老乡,他就是总是觉得我应该在群众中,不要脱离开群众。你可能有的时候很高明,你的看法高出群众,但是群众一时不理解你的看法,也没有跟着你走,你怎么办?你是走你的路,脱离开群众,还是跟着群众一起走,你应该选择后者,他们愿意跟着你走,否则虽然你对了,你们感情也是疏远了,他也不会跟你走。

这些话,深深地影响了习近平,由此他从一个大队书记,县委副书记,一步步扎实地走成一个省委书记。现在为了更好地打造长三角经济带,一系列连通沪苏浙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面对这一切,习近平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发挥浙江的现有优势,如何更好地贯彻实施全面发展浙江经济的八大举措。

张恒:像这八大举措,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是继承一个是发展。那么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来讲,这种继承和发展,你觉得很重要吗?

习近平:两个都必须坚持的,我们现任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工作的,很多事业他是一任接着一任干,他是要锲而不舍一以贯之,才能实现的。你再好的主意经不住折腾,那么我们在做前人所做的事情,我们希望后人也接着我们的事业干下去。

张恒:其实发展也就是超越?

习近平:形式在发展,时代在发展,要与时俱进,有很多的新的任务,新的课题,又需要我们去破题,所以这两者都是我们为政者必须结合的。

张恒:如果现在对你自己做一个评价的话,你会怎么评价你自己?

习近平: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努力的人,还是一个能够自己去提醒自己,约束自己,为了一个目标,去实施的人,而且现在还在继续坚持着。我也希望我一辈子能够坚持下去,做成我既定的、人生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我觉得不多,最多就是这么一件事。

张恒:什么?

习近平:我想就是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

就是想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现在习近平的系列调研还在继续。

中央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