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蒋介石助推韩国独立

朝鲜日报评论员 金泰翼

《白凡逸志》中描写了上海韩国临时政府主席金九和当年国民党主席蒋介石首次会面的情景。金九说:“日本侵略大陆的魔手,时时刻刻侵袭着中国,如果方便的话,单独笔谈几句如何?”蒋介石说:“好好。”金九说:“先生若资助百万元,两年之内可在日本、朝鲜、满洲三方面掀起暴动,切断日本侵略大陆之后路,以为如何?” 蒋介石看后提笔写道:“请以计划书详示。”这是1932年8月发生的事情。

蒋介石没有接受资助百万元的要求。他提议在洛阳的中国军官学校中设立韩人特别班,为长期的独立战争做准备。白凡回答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此前,无论临时政府怎样请求,国民党政府都未予理睬。但是,尹奉吉义士1932年4月29日在上海公园炸死日本重量级人物后,情况发生了改变。蒋介石感叹道:“一个韩国人做了中国4亿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蒋介石向那些在异国他乡经常吃不上饭的临时政府官员们提供了生活补助。他还提出对韩国青年进行间谍教育,让他们参与抗日战争。韩国1940年创建光复军时,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还捐赠了10万元作为慰劳金。

蒋介石1943年在开罗会议上说服罗斯福和丘吉尔,让他们宣布“如果日本战败就让韩国独立”。当时,韩国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没有人对其未来花费心思。强国之间甚至还出现委托管理韩国的说法。于是,《开罗宣言》成为决定二战后韩国命运的独一无二的国际法依据,使韩国走上了独立之路。

日本龙谷大学教授Lee Sang-cheol找到并公开了蒋介石在1915年至1972年57年里写的日记中与韩国有关的部分。韩国光复后,金九于1945年11月4日回国。蒋介石在此之前设宴为金九等人送行,并给了1.5亿法郎和20万美元。他在日记中就这件事写道:“我们也很困难,但我们怎么能不厚待韩国?”人们都在渐渐忘记让韩国有了今天的很多东西。包括蒋介石,也包括感动蒋介石的前辈们那坚定不移的独立决心。